香草tv影视app

..co,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!

昭禾大喜!

她就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丫头,得了他的许可,她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钻进了被子里。

躺好之后,她眨眨眼,问:“今晚怎么想起来睡在青丘了?”

迩迩的声音淡淡的,好像有些乏了:“累了,懒得挪窝了。”

昭禾暗骂:真是懒!

对他们修仙之人,挪窝还不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?

居然连灵力都懒得用!

她小小鄙夷了一番,侧过身,面对着他,却只能看见他的后脑的,以及宽阔的半个背影。

她没忍住,又问:“知道那个女的今晚要来给侍寝吗?”

迩迩沉默了两秒,赶紧转过身平躺着,脑袋却是侧过来对着她,极为认真道:“我不知道。这件事是我治下不严,我明日会警告一下白族长老,绝无下次。”

昭禾心里一暖:“嗯,那就好。”

室内看雪飘的大眼萌妹子图片

“不过,我不能与人欢好。”迩迩忽而道:“我的体质不允许,这件事,是知道的。”

昭禾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迩迩深深看了她一眼,又慢吞吞地转过身,重新背对着她。

昭禾默默盯着他的后脑勺,弱弱地道:“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?”

“好困,睡吧。”迩迩的声音迷离,好像下一秒就能真的睡过去:“好累哦~”

其实,他俩都心照不宣。

今天在尊王府闹了一日,可不就是没有Kiss嘛!

昭禾沉默着,闭上了眼睛。

夜色越来越深了。

昭禾一点点、一点点爬到了他的怀里。

她的身子小小的,刚好嵌在他的怀里,她盯着他轻轻闭上的双眼,忽然抬头,轻轻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。

虽然短暂,却美好如梦境。

她小声嘟囔着:“每日一吻,不许断掉,哼!”

她埋进他的怀里,闭着眼,也跟着睡了。

迩迩缓缓睁开眼,俯首凝视着怀中的这一团。

若不是归来那日她吐血晕倒,被圣宁带回洛家,他隔着亲人们远远看了她一眼,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弥漫身,诚惶诚恐,他也不会察觉,他对她用情如此之深。

他喜欢她。

他一直知道的。

分别会难过,拒绝会疼痛,给她喂忘情丹都是疼的发颤的。

但是他不知道,原来可以爱的这么深。

迩迩微微倾身,双手将怀中的小人儿又抱了抱,唇瓣贴在她额头上。

他的睫毛挂着一串水珠,却又在转瞬间消失。

日日这般相处,他已经越来越放不下她了,从一开始一味的抗拒,到现在完舍不得她渴了饿了冻着了,或者掉一滴眼泪了,见她傻站在床边发呆都舍不得。

可是怎么办?

真的爱她,又怎能让她守一辈子的活寡?

这对她太残忍,更何况他们都已经有了不死不灭的生命,一辈子的活寡,便是永远的活寡。

迩迩恨不能将世界最好的都给她。

但其实冷静下来,他却发现,他什么都给不了她。

翌日。

昭禾醒来,望着眼前的迩迩,满心欢喜:“白洛迩,早安。”

迩迩见她眼中只装得下自己。

他不由心疼:“不早了,该带回去,教课业了。”

昭禾笑着道:“好的呀。”

只要能跟他在一起,做什么都可以,学习、修炼、隐身陪着他、晚上这样睡觉,部都可以!

迩迩放开她。

起身的一瞬,他跟昭禾的身上都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。

他直接牵着昭禾的手,回了尊王府的套房。

课桌前,两人面对面坐着,桌上摆着许多课本、习题本、稿纸。

昭禾有些委屈地努努嘴:“都没有带我在青丘的皇宫大吃一顿!我都没尝过青丘的早餐是什么滋味的!”

她这么一说,迩迩才想起:他自己在青丘吃过饭吗?

青丘皇宫的御膳房,到底会不会做饭,做出来的又是什么味道?

好像他只是用过些点心而已,还是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厨子们做好了端上来的,他觉得好吃,这才让厨子多做些,然后他给宁国的亲人们带来尝尝鲜。

次数也不多。

他若有所思地望着昭禾,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在青丘吃过正儿八经的饭菜。所以,不用委屈的,下次有好吃的糕点,我给带。”

昭禾问:“那,说过,们去海底做过客,去天上做过客,就连花界的姑奶奶他们都请老祖宗去花界做过客?”

迩迩点头:“是。”

昭禾又问:“那,为什么从来没有请过亲人们去的青丘做客呢?”

迩迩:“……”

好像,是这样的。

大家各自有人生的方向之后,便朝着这样的方向顾自拼搏努力。

就连裳生,也请过长辈们去北月的大皇宫做客,凌冽夫妇也去小住过。

洛家的亲人们将他视如己出,养大成人,可是他现在有出息了,能干了,当神仙了,有了自己的青丘,他却还没有将洛家的亲人,带去他的地盘游览一番、做客一番。

这么想着,迩迩羞愧难当:“我……确实太不孝了!”昭禾大喜,笑嘻嘻地趴在桌子上,亮晶晶的眼珠盯着他:“要不然这样吧,我今天陪在青丘吃一天,然后我们把好吃的都挑出来,列个单子,让青丘的厨子们准备起来

,然后,我们找一天,专门把亲人们邀请过去,在那边做客,吃饭喝酒,怎么样?”

迩迩瞧着她一脸期待的样子,就知道,她又馋了。

许是这些日子,宁国的食物吃腻了?

不应该啊……

莫非是她更想尝尝青丘的味道么?

不论是哪一种,迩迩都选择了宠溺。

他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尖:“好!”

十分钟后。

青丘御膳房的厨子们都紧张起来。

因为从不在寝宫留宿的狐帝,居然宣了早膳。

他们居然没有任何准备,只能临时发挥了。

寝宫的餐厅,迩迩跟昭禾面对面坐着,安安静静地等着食物上来。

不多时,侍者开始上菜。

空气里,一阵阵奇香弥漫而出,让昭禾食指大动。

迩迩好笑地望着她,小声提醒:“少吃点,每样菜只尝一口就好。”这丫头吃起东西来总是不要命,他们今天有意试菜,还叮嘱过厨子们慢慢做,做一天,把所有拿手的菜都拿出来,所以,昭禾万一把自己撑死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